中国(南京)国际软件产品和信息服务交易博览会

行业动态>VC转身创业:把共享单车带到硅谷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赵娜 北京报道

  从腾讯第一位海外员工,到复星昆仲美国投资业务负责人,到共享单车项目LimeBike的创始人,鲍周佳完成了又一次华丽转身。 

  2016年,时任复星昆仲资本联席总裁的鲍周佳和投资总监的孙维耀在美国市场考察共享单车项目的投资机会。两个人花了六个月时间,从用户、政府、法规、潜在竞争对手和合作伙伴等多个方面进行了深度市场调研。

  经过深入的研究和思考,2017年初两人最终下定决心,加入创业者行列、把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带到美国硅谷。

  “把中国的创新能力及生产制造的优势带到世界,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加上共享单车是和互联网及传统产业有紧密关系的行业,我们看到这里有一个很大的机会。”鲍周佳回忆。

  无桩共享单车公司LimeBike成立于2017年1月,公司总部位于美国硅谷。公司有一个诞生于美国、却拥有“中美跨境”独特标签的团队,产品从今年6月进入市场运营,目前已经进入了美国27多个城市和10多个大学。

  走,去创业!

  做共享单车需要三个核心能力:对欧美当地用户偏好,市场格局及城市法规的深度理解、对产业链的垂直整合,以及足够的资金来支持发展。 

  LimeBike团队的思路是,中国在单车供应链深度整合方面有核心优势,可以通过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避开中国产品进入美国市场普遍需要应对的来自用户、品牌、渠道三个方面的挑战,直接用中国制造的单车来服务美国用户的出行需求,直接从生产到服务而不是零售。

  具体运营中,公司通过和城市、大学和公司合作,提供无桩、无政府补贴的共享单车服务,解决“最后一英里”的出行需求,为居民和游客提供城市交通便利。 

  鲍周佳说,这样整个价值链会变得很短,还有创造新的服务品牌的机会。自6月上市以来,LimeBike的骑行总数、收入和用户数月均增长5倍;总骑行数超过100万次,注册用户超过60万,并且以每周50%的速度保持增长。 

  “美国共享单车的市场格局已经基本清晰。”LimeBike联合创始人、董事长鲍周佳说。成立不足一年的LimeBike已经累计完成三轮共计6200万美元的融资,公司估值达到2.25亿美元。

  扎根美利坚

  鲍周佳是腾讯的第一名海外员工,后成为腾讯美国公司总经理兼游戏商业发展部副总裁。在超过8年的时间里,从无到有的建立并管理了腾讯美国分公司的运营及投资等业务。微信的英文名称“WeChat“即是由他提出。

  十几年跨国运营、跨境投资的工作经历告诉他,中美两地市场至今没有互联网企业能够在非本土市场赢得行业领先地位,原因是中国和欧美市场在用户偏好、社会文化和竞争格局等方面的显著不同。于是,LimeBike从创办之初即执行着“全球视野+本地化执行”的打法。

  今年10月的B轮融资中,除了领投方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跟投方GGV纪源资本, DCM,DST的管理团队,共赢基金Franklin Templeton,Nokia Growth Partner, 杨致远的基金AME, Google Venture创始人Bill Maris的基金Section 32,斯坦福的StartX基金,富士达联合创始人付常华等机构和个人,NBA金州勇士队的当家球星Kevin Durant(凯文·杜兰特)也出现在投资人名单上。

  鲍周佳透露,公司已经计划在美国市场进行电助力车和电滑板车的投放,并将于今年12月登陆欧洲市场。

  “这不仅是用户喜好的原因,还有欧美城市道路上下坡较多的现实。这点还是回到了根本上,要看当地的用户和市场需要什么。”他说。 

  与中国伙伴共舞

  尽管LimeBike的核心市场在美国,但团队的中国基金让他们和中国市场保持着紧密的连结。比如,他们也在考虑吸引更多中国背景的投资方。

  LimeBike选择投资人主要基于两个标准:一方面,资金以外的价值;另一方面,看中投资方在公司后续融资中持续跟进的可能性。

  梳理LimeBike的投资人名单可以发现,ofo的天使投资人王刚是LimeBike的A轮投资人之一;LimeBike的B轮融资领投方Coatue Management和跟投方DTS的Yuri也是滴滴出行的重要股东之一。

  “他们基本都是主流的跨境基金和投资人,也都对交通出行非常感兴趣。”鲍周佳总结。

  LimeBike与中国的连结还体现在团队和供应链上:团队方面,公司在中国国内设有20人的团队从事硬件设计方面的工作;供应链上,LimeBike车辆的生产商是天津自行车制造企业富士达。

  “做这个事儿如果没有对产业链的深度的了解和垂直整合的能力,是不可能成功的。”鲍周佳说。(编辑 林坤)


在线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