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京)国际软件产品和信息服务交易博览会

行业动态>互联网教育下一站

    “未来10年,互联网对传统教育的颠覆将是摧枯拉朽式的,而今天,我们只是撼动了一个‘小树枝’。”4月6日,尚德教育机构董事长欧蓬在“天使计划”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


    说起尚德,可能很多人不熟悉,但是一说起在地铁里随处可见的广告词——“学习是一种信仰”“这个世界在残酷惩罚不改变的人”“每个时代都悄悄犒赏会学习的人”,很多人会说,喔喔,原来是它。


    2014年,以成人自考为主营业务的尚德机构转型线上教育,放弃面授课程。经历了两年多的亏损之后,2016年,尚德机构开始盈利,整体利润达到几千万元。此次新闻发布会上,尚德机构CEO刘通博宣布2017年第一季度尚德机构营收达到4.42亿元,日均流水高达700万元,高峰时每日能达到1000万元流水,预计2017年利润达到1.5亿元。据了解,尚德目前其付费用户有30多万人,客单价约5000元。学历教育营收占到70%,职业资格培训营收占比30%。


    最近几年,在线教育风生水起,但吆喝者众,盈利者寡。作为少有的进入“赢利时代”的在线教育机构代表,尚德的成绩给在线教育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未来在线教育将走向何方,什么才是胜出的利器?


在线教育的“盈利困局”

    在线教育萌芽于2013年和2014年,2015年巨头开始进入,当年从事在线教育的企业数约2400~2500家,拥有数10万门在线教育课程,用户达到了近亿人次。


    据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为1192亿元,到2018年有望达到204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约为20%,学历、职业以及K12(幼儿园到高中)是增长的驱动力。


    虽然资本市场对在线教育投资火热,但目前在行业整体没有取得大的突破的情况下,在线教育仍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尴尬境界。2015年初龚海燕二次创业91外教宣布失败,给在线教育创业敲响了警钟;2015年9月,家教O2O平台“老师来了”烧掉1000万元后,黯然退场。


    《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2015年多数在线教育企业亏损,仅有5%的企业实现盈利,80%的企业将在未来1~2年倒闭。据《2016中国教育行业蓝皮书》数据,去年中国教育行业的投资金额为96.9亿元,较2015年下降了23%。究其原因,虽然一些教育企业已实现规模化营收,但资本尚未看到在线大面积盈利的迹象,在线教育依旧面临使用者与付费者分离、成本过高等盈利困境。


    用中国教科院研究员储朝晖的话说:“这些在线教育企业同蘑菇一样速生,也如同烟云那样很快消散。”


    为什么火热的在线教育不赚钱呢?从目前情况看,教育O2O存在出钱买用户的现象,缺乏一个长久的盈利模式,仅仅是处理信息,边际成本很低,可能仅仅只是提供一个免费或没有收入的服务。


    储朝晖认为:“其原因当然有多种,但其共性的原因是他们并不真正了解教育,采取了外科手术式的‘互联网+教育’方式,互联网并没有真正加到教育深层。”


在线教育的“尚德模式”

    从2014年开始,尚德每年都投入3个亿的资金,用在产品、技术、教学以及遍布全国100多个城市的地面分校运营上。欧蓬介绍,与K12的用户几乎都聚集在校园里不同,尚德机构的自考目标人群是年龄介于18~40岁的城市用户,目前这类用户在中国一共有2亿左右,且还在不断扩大,但是这么大的用户群却没有任何的聚集。


    “虽然没有任何聚集,不过这个人群却有个共性,大多是互联网流量用户,也因为这个原因,尚德开始研究如何建立IT系统、如何控制他们的数据等,并通过SEM(搜索引擎营销)和定制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实现精准广告投放。”


    据了解,仅在IT系统研发上,尚德投入的人力就将近300人,并联合美团建立了自动投放系统。


    “最大成本还是人力成本,教育行业还是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大家可能考虑过:在线教育可以使人力成本下降,用机器替代一些老师或者运营,最后发现朝这个方向走的都很难做到规模化变现。”


    欧蓬表示,在尚德机构,班主任的工作比授课老师还多,他们会分配给学员碎片化的学习内容,组织学员PK排名等,以此来调动学员的学习积极性。运营则要负责活跃社群,比如学员问题的收集、APP里该放哪些内容,在他看来,学员在论坛上稍微有点交流就有了学习的动机。


    此外,尚德机构的直播教学会根据学员的情况重新调整课件,根据班主任、数据、活跃度等,重新调整运营策略,每周都进行迭代。


    “今天适合在线直播授课的老师还很少,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要不断升级方法论去培养老师。在培养的过程中、在数据监控过程中,回过头把我们方法论再升级,培养优秀的老师以及更优质的教育能力,还是很核心的东西。”欧蓬说。


互联网教育的下一个风口?

    在日前民进中央举行的智慧教育论坛上,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表示:“互联网教育最大的优势在于,能够更好地了解每一个个体,更加尊重每一个个体的需求,更为精准地为每一个生命做个性化的教育服务。”


    值得庆幸的是,越来越多的在线教育企业开始意识到产品的重要性,深耕起垂直细分领域。专注做4~12岁小朋友英语学习的VIPKID,采用“在线北美外教1对1”的教学模式,仅去年营收就近10亿元,已占据行业总营收的50%以上;今年1月12日,针对婴幼儿市场,爱奇艺推出早教益智类儿歌动画《奇宝儿歌》,开播第二天播放量246.8万……如今,无论是按产品和服务特性分类的工具平台、流量平台、题库、在线评测、单词/口语学习、课程表及终端工具等,还是按产业链分类的内容提供商、平台提供商、技术提供商,在线教育领域都在悄然发生着质的变化。


    “我们通过自建内容并培养老师,也引发出一个现象,即优质资源、优质内容对劣质资源的挤压。中国包括世界互联网的第一波浪潮就是把优质内容通过互联网更有效率地提供给其他人,我们把优质的内容做好之后,第二个阶段就是通过科技对教育进行改变,比如目前正在兴起的VR、大数据等等。”欧蓬说,在完成转型后的下一个目标,即不断地重构学习价值。


    在欧蓬看来,目前在线教育最有前景的,一是如VIPKID的一对一个性化辅导,第二个就是正在兴起的“双师课堂”,所谓双师课堂,指的是在一个或多个线下班中,任课老师通过大屏幕在线直播授课,辅导老师在班内负责维护课堂秩序、课后答疑等工作。通过“双师课堂”,可以解决优质教学资源稀缺问题,实现优质教育资源共享模式,通过“双师课堂”与国内各地教育机构共享名师资源。


    记者了解到,去年“双师课堂”走红后,各大教育培训机构纷纷利用“双师课堂”模式扩大版图。


    为解决一二线城市师资资源紧张的问题,好未来已在北京、南京、郑州、西安、长沙等分校启用“双师课堂”模式。新东方即将把“双师课堂”模式扩展至包括湘潭、徐州、石家庄、泰安等在内的18至20个城市。


    在新三板在线教育企业中,除了新东方在线外,高思教育、明师教育、佳一教育也纷纷利用“双师课堂”进行行业布局。


    对于互联网教育的未来,储朝晖认为盈利并不难。“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是要通过提供交互性、开放性、多样性的产品,满足用户多样化的需求。未来的发展方向应该是提供独特的内容,把有独特需求的学生和有独特才能的教师与其他教育资源结合起来。”储朝晖说。


在线反馈